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评论
行者的腳步· 北雁山人保留世界文化傳承工作的足跡
2015-5-1
 

    世界遺產不只是一種榮譽,或是旅遊金字招牌,更是對遺產保護的鄭重承諾。一項世界遺產在受到天災、人禍時,可以得到全人類的力量協助救災,保存原跡。在2014年6月以前,全世界目前已得到認證的世界文化遺產共有779 處,每年仍有新的世界角落在送件中,每通過一件,就代表需要更多的人力與願力來做好保護的工作,而傳承的工作也代表著生生不息的交棒與接續。在這個重要的工作裡,湯余銘老師,著名的居士畫家北雁山人,是這眾多行者中的一位。他的繪畫創作裡共有五百多幅是世界文化遺產地的寫生。
    結識湯老師在我深愛的北京,幾乎是一見如故的與他成了忘年之交。「湯唯的父親」這個頭銜,在世界華人居住地的大眾們也喜歡用此順道提及老師的經歷,反而老師不太主動提,因為是家事,總怕大家混淆了他對這神聖工作的專注。但是我當初卻也是因為對巨星父親的好奇,開啟了這個緣分。在老師北京的工作室中,那一幅幅的畫作,入眼的每一尊佛像,每一座高山,都有畫作背後每一趟艱辛旅程的經歷,老師娓娓說著每一個身在其中的機遇與故事……。

    初識老師在北京最美的季節。2014金秋時節,老師早已排定了11月在台灣的展覽,首次來台,身為地主的我們竟沒法邀請老師一起好好吃頓飯,因為他老是說:「吃飯浪費大家時間,我只想留時間寫生,畫畫……」。有幸在老師停留台灣的時間裡,有幾天能單獨和老師就未來這項工作的發展、期許的目標,和想完成的心願做了比較深入的探討。後幾天我站立在高掛牆上的高山峻嶺前,幾次被撼動著,同樣身為佛子的我十分理解這畫作的執筆有著多大的發願力量。

    帶外國朋友看老師的畫展,他問我:「湯老師是佛教藝術畫家?」我認為比較真切的說法:「老師是為了世界文化遺產的流傳以及修復做著努力。」中國有幾千年歷史,目前也是世界文化遺產擁有數量排行第二的國家,在這些十分絢爛的文化遺址裡,那些國富兵強的年代,中國人的信仰和佛教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也是影響人民生活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所以這些文化遺產中的古寺、名山、佛像既是宗教信仰的型態呈現,也是文化流傳裡最璀璨的其中一頁。「修復?」朋友又問是甚麼意思?畫作中很多洞穴裡的佛像,在現址的情況,非常多是已經殘破不堪,有許多國家,大家對古蹟的保存多是找技藝超群的工匠們來做著被允許的、有限的填補。而對於一個畫者來說,用畫筆在紙上回復古蹟本來的面貌,再呈現給大眾,這工作是神聖與令人帶著敬意賞畫的最大原因。

    老師的畫我不夠資格談藝術價值,這部分有其他幾位藝術界的前輩給了很高的讚揚。而老師畫作背後的起心與帶給世人的資產流傳卻是我自己也在佛前發願的最主要因素。在台灣一向致力品牌推廣工作的我,看見真正人類生命的光亮與熱情,這不只是畫者本身的藝術呈現,這也是行者的腳步,更是我決定要投入這項推廣工作最大的動力。我在佛前叩首,我對佛說:「這也是我的任務,請讓我循著這光亮,替行者開路。」

    2015年對我們這個團隊是個新的紀元開始,也是這項傳揚工作的開創年。我一一拜訪一些相關的產業界朋友,一一與老師在大陸的團隊對接畫作整理的工作,其實這是個需要耐心又有龐大工作量的工作,因為希望傳承,所以梳理很重要,我們不斷的和各地的國際好朋友傳達我們的任務,聽取意見,修正計劃。

    企業界友人問:「老師的畫好立體!尤其佛像的視覺感像拍照一樣,那麼它和拍照的差別是甚麼?」這是一場有趣的談話。我說:「每到一個實地去旅行,去過的朋友回來述說,總發現大家往往看到不同的風景,也許因為心境,也許因為角度,也許因為時節……。老師的畫肯定不失真,但是畫作裡卻有著行者眼裡看到的慈悲與寬廣,那像天與地間的綿延,是沒有止境的稜線……。」

    寫這篇文前,老師跨海叮嚀,少談他個人,多談世界文化遺產的重要與喚醒世人的重視,其實往往一個這樣的任務,行者本身的見證就是最能讓世人看見光亮跟隨,形成隊伍的關鍵。2015年是我們要向歐洲進軍宣揚與交流的年代,我們會將老師在國際上行進的腳步時時更新,並分享給讀者,一起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傳承而努力。   

《寰宇人物》杂志社 總編輯  張慰慈  寫下2015.1.19


 

 
上一篇:人间福报:汤余铭画星云大师 法相传欢喜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北雁山人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创世网络 本站关键词:北雁山人 汤余铭